法学院“2016年北理工学生暑期社会实践”优秀通讯稿展播——法学院任文佑等赴北京社会实践

法学院“2016年北理工学生暑期社会实践”优秀通讯稿展播——法学院任文佑等赴北京社会实践2018-06-13 22:04:08

古城,新的华章
北京,旧称燕京。自古以来,这里就是中国北方的重镇。它就如同一个忠诚的卫士,守护着中国北方的河山。自从金迁都北京,这里就作为中国的心脏地带,辐射全国,影响世界。遗憾的是,新世纪以来,这座辉煌的古城患上了“城市病”,疾病一点点地吞噬了它的肌肤,让她不再华美,不在挺拔。或许,北京市非首都职能疏散是一剂绝佳的良方,可以让古城焕发出新的生机与活力。今年暑假,伴着烈日,我们怀着对这座城市的热爱,也怀着对于这座城市的好奇,开始了青春之梦的华美旅途。
在校园里,我们可以纵横捭阖,谈论着一个又一个罗曼蒂克式的梦。可是,走出“象牙塔”,才发现自己的无知与怯懦。渐渐的,有一种莫名的悲伤,觉得赵括式的悲壮似乎已经在身上扎根,生长。“法律人,掌中枢之机要,观天地之变化”的雄心似乎在遭受前所未有的冲击。不过,这就是青春,梦想与现实同行吧!

梦的酝酿,一切都是美的
其时,我们很早就开始关注首都职能疏散这个问题。在高中地理课的课堂上,我们就深入讨论过首都人口与全国人口比值的平衡点。在探讨中,我们认真比较了以洛杉矶为代表的北美城市圈,以布宜诺斯艾利斯为代表的南美城市群,以柏林为代表的城市圈,以东京为代表的东亚城市圈。在比较中,我们得出结论,当一个国家的资源过多的集中在首都(比如18世纪的巴黎,当代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就会导致头重脚轻的政治格局,严重影响地区发展的均衡度,最终导致国家陷入普遍贫困中。这种探讨虽然并不深入,却让我们对城市资源的分配产生深刻印象。
来到北京上学后,我们没有在繁华的中关村就读,而是在偏远的良乡就读。关注北京市城市规划后发现,北京市在努力限制城市资源和人口的增长。通过异地办学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城市发展遇到的难题。原来我们也在受到相关影响。这种生活,更让我们对首都职能疏散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任何重大的工程,说到底,是关于人的工程。很多时候,政府规划中一点小小的变动,就会让大批群众的生活产生巨大的变化。据了解,目前中西部很多城市扩张,没有充分兼顾到底层群众的切身利益,导致群众怨声载道,甚至导致群体性事件者亦为不少。所以,经过讨论,我们认为,目前首都人口构成极其复杂,社会结构尚不稳定,这种重大的工程必将给社会底层带来巨大的冲击。所以,我们最终决定,以民生问题为突破口,从人口构成这个切面来研究社会问题。
事实上,我们的计划建立在几个假设的基础上。第一个假设,北京市目前人口构成复杂,人口结构不稳定,部分人口难以适应社会大规模流动。第二个假设,职能的分散将带来人口流动性的增强,人口流动的复杂性增强。第三个假设,目前社会治理还不是特别发达,在大规模民生工程中将面临巨大的考验。
基于第一个假设,我们决定深入锦绣大地批发市场和动物园批发市场,了解那里的商贩在这项工程冲击中的生存之道。基于第二个假设,我们决定深入地铁等交通一线,了解地铁公司的相关措施。基于第三个假设,我们决定通过基层的联防队员,办事员等加以了解,并辅之以文献。
怀着兼济天下的宏图之梦,怀着“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的责任,我们出发了。现在,我们的大脑里,储备着城市建设的地理学常识,储存着社会治理的些许知识,似乎一切都是顺利的。

困难,不经意间降临
首先,我们还是决定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先联系相关企业。我们挑选了三家企业,分别是北京市地铁公司第三运营分公司,北京市现代汽车公司等公司。起初的联系还是很顺利,我们按照各个公司的管理章程逐步的打电话,但是,随后就产生了问题。各个公司要求将参观的详细信息予以告知。最初提交的参观信息过于简单,根本不符合要求。然后我们再次认真审核,重新修改,在反复多次修改之后,还是有些公司以公司章程为由,拒绝了我们的访谈要求。不过,我们最终还是成功联系到了北京市地铁运营三分公司。
初次进行访谈,还真是有些紧张。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还是进行一些资料的查阅。但是,一旦把工作再次细化,就发现当初的研究是多么的空洞。在无法细化的情况下,只能使用一些十分空洞的言辞来掩盖,但是,这种掩盖究竟能不能起到作用,我们还是很犯嘀咕。不过,事以至此,只得硬着头皮来进行工作。
7月4日下午,小组一行5人来到北京市地铁运营第三分公司。地铁分公司的党委书记等人对我们一行给予了热烈的关注,他们对我们进行耐心的讲解,告诉我们地铁的知识。但是,我们的问题却显得很幼稚,很无奈。在对这些地铁运营知识进行讲解的时候,我们的问题普遍显得过于空洞。最后,我们显得漏洞百出,不得不顾左右而言他。的确有些尴尬。
仔细反思这个细节,其时这与我们多年来的知识体系有很大的关系。我们多年来接受的知识,以抽象知识为主,这些知识都是从宏观上解释社会的运动,很少会去从微观上解释某一个领域,某一个方面。这种知识体系不利于细化某一个方面。所以,我们在实践中普遍感觉到我们并非无知,却无法有用的适应某一个问题的解决。
翻开法国心理学家勒庞的《乌合之众》我们可以惊讶的发现,在20世纪初期,法国教育界,心理学界就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针对这个问题,提出在大学里重视职业教育,重视实践性技能的培养。但是,这一问题直到当下并没有的到彻底的解决。我们认为,这反映出学术中理论和技能之间的矛盾。我们究竟为了科学而科学,亦或是为了实用而科学。这对矛盾,或者说这样一道无解的选择题,将牵动一代又一代的教育改革。
不过,在当下,这些宏大的理论,起码不利于解决我们暑期实践中遇到的问题。我们还是尽量的细化我们接下来访谈的内容,从而使我们的访谈更有针对性,更加有利于我们接下来的实践。在这次调整后,我们把目光放在市场迁移中小贩们的生活打算这一核心问题。打算通过与社会底层的交流,了解他们的所思所想。从小处窥视这个社会。

酷暑,掩盖不了我们的激情
盛夏的北京城,的确是炎热的。阳光火热的炙烤着大地,街道上行人匆匆。除了那些为了生计,为了工作不得不奔波在火热的大网中的人以外,其他人不会愿意再这样的环境里奔波。其时,何止是北京一地,全国,全华夏大地,此刻,阳光下,尚有多少为生计奔波者。随着高新技术为代表的一批新兴技术的应用,拥有一技之长变得困难,而他们生存的压力也在无形中骤然加大。
近些年来,很多城市在大力整顿市容,维护城市环境。这一举措无疑可以提升城市大多数人的生存质量,保障城市的健康发展。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一批依赖流动经营为生的人却难以适应这一变化,从而陷入了生活困境。在改革这一巨大的浪潮中,由于中国社会结构的复杂性,一批人,甚至一个阶层都在无形中成为改革的牺牲品。根据天津社会科学院对于中国群体性事件的研究发现,中国群体性事件的发生群体以下岗职工,城市自由劳动者为主,这一部分人很容易成为政策的牺牲品。当然,中国需要继续推进高科技的推广,城市里需要宜居城市的建设,但是,基层的社会治理一定要纳入社会改革的一部分,从而有力的保证新秩序的稳定。
马基利雅礼曾经说过:“在众多的社会改革中,创建新秩序的改革是最为艰难的,因为在这种改革中,所有旧秩序下的力量都是你的敌人,而你只有那些对秩序摇摆不定的支持者。”这里一下子道破当今矛盾的根源。在新技术革命的推动下,当前中国社会必须转型进入一个符合新技术革命社会,但是,在巨大的力量冲击下,一批社会底层人士很可能成为这一转型的牺牲品,他们的子女能享受到的资源甚至更少。在这种巨大的反差中,这个社会新秩序的构建会阻力重重。
不过,虽然阳光并不是很欢迎我们,小组的部分成员还是到达了第一站,锦绣大地批发市场。根据北京市政府规划,这里属于必须迁移的地区,而且是集中连片迁移区。这里以批发零售业为主,根据北京市商务委的指示,批发业在东城区,西城区里禁止扩建和新建,在朝阳区,石景山区等地区不允许扩建1平方米以上的商业区。零售业禁止建筑1万平方米以上的建筑。所以,这一地区的商贩面临新的经营选择。
我们到达市场后,发现市场有一半以上的部分已经被关闭。这是6月30号的事情,距离我们到达那里已经有一个星期。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市场另外一部分的繁华,不仅仅有货车的出入,还有各类中档轿车的出入。这表明这一地区的辐射能力还是很强的。从这里的经营来看,过去应该是以批发商品为主,这里的商品应该会辐射到河北地区,因为很多车的拍照是河北的。
我们佯做购买香蕉,和一个商贩聊了起来。从谈话中,我们得知,这个商贩原来是在被封闭的市场里经营水果店,目前由于这里被封闭,只得在市场外围摆摊。在这次搬迁中,他是很匆忙的,当地的管理机构是在提前几天才通知他们搬迁。当问起他们的打算时,他们说,现在只能在等几个月,看看情况,如果继续搬迁,他们可能要到其他地方摆摊。
这样的内容在于另外一个商贩的交谈中得到了印证。这是一家经营调味品的商店。在交谈中,我们发现:他们同样十分仓促,只是在搬迁开始前几天才知道这个消息。他们目前十分迷茫,在等待接下来政府的指示。很明显,短期内寻找房子是不可能的。这就使得他们的经营产生了巨大的问题。
在与联防队员的交谈中,我们还是了解到当地的商贩对于搬迁还是很配合的。但是,由于搬迁的仓促,目前还是有人会翻越市场周围已经建好的铁丝网进入市场里取自己的东西。这让他们也很头疼。在调查中,另外一队联防队员正在整治旁边的一队商贩,不过,似乎没有什么效果,这队联防队员也没有采取什么措施。我问他们这是不是他们的例行工作,他们说是的。
走出市场,我们遇见了一位周围居民。这是一位身体硬朗的老人,正在等公交车准备去中关村那里。在交谈中,他对于这次搬迁表现出了巨大的担忧。这样的搬迁讲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一定的不便。其时,在交谈中,他也承认这片市场的卫生状况令人担忧,但是,他们觉得,通过当地市场管理部门的监督就可以完成卫生整治,没有必要进行大规模的搬迁。过去是有过成功的经验,只是后来当地松懈没有把成果保持下去。当问起这片市场对于当地的交通产生过什么负面影响时,这位当地的老居民说:“这里道路十分宽敞,没有出现过交通拥堵的现象。”
在市场附近,我们发现,还是有很多年居民区。这些居民区对于市场的依赖度没有想象的那么强。在调查中,我们发现部分居民对于锦绣大地批发市场目前已经一半封闭,一半即将搬迁的事实很不清楚。这一部分居民主要集中在城中村那里。城中村里很破败,不时还有家犬乱窜,其中的道路也很复杂,很容易迷路。在这片城中村里,各类小卖部还是有很多,这就降低了这片居民区对于锦绣大地批发市场的依赖度。目前,这里没有得到要搬迁的指示。
其时根据我们之前的准备了解到,政府在今年(即2016年)4月已经开始了大规模的搬迁准备,当时网络等媒体已经公示,但是很明显,这种先进的传媒技术没有带来很好的效果。其时,这与我们中西部的生活经验是很符合的。这个市场里的很多人的口音不是北京话或者普通话,有些是河南话,河北话等,新媒体的普及率在这些地区虽然很高,但是仅限于年轻人中,中年人的使用就很少。与此同时,由于基层宣传力度的不够,导致当地搬迁过程中的仓促。
调查中,还有一个现象值得关注,那就是这些人普遍表示目前没有打算。结合中西部土地流转的现实,这些人想回到老家重新耕种土地似乎已经不太可能,那么他们接下来可能做什么呢?流动商贩或许是他们不错的选择。或者回到家乡摆起地摊,或者在北京市摆起流动商贩。流动商贩对于城市市容,交通的影响还是很大的,这是毋庸置疑的。所以,希望当地部门关注这一问题,避免出现这种现象。
在距离锦绣大地批发市场很近的地方有一个锦绣大地物流港。小组一行人也来到这里进行调查。这个物流港占地面积很大,涉及农产品,五金等各种产品。在调查中,我们发现:在过去,这个物流港和旁边批发市场还是有很大的关联的,物流港的很多土货也会直接送入市场销售。不过,这个物流港目前也将作为搬迁的地方。
随后,我们来到了中关村南大街,并开始了沿街调查。根据规划,这里要成为北京市创新园区。但是,在调查中,我们发现:这一地区还是集聚了大量的高档消费业和餐饮业。这与政府规划明显不太符合。很遗憾的是,当问及政府规划问题时,大部分商家对此很避讳,所以没有太多相关资讯。
为了进一步了解搬迁问题,7月12日,小组部分成员赴动物园批发市场,希望能进一步了解北京市首都职能疏散的进度。动物园批发市场是最早一批被要求搬迁的地方,根据规划,这里的大部分商家要搬迁至廊坊。当小组成员到达那里的时候,发现那里还是贴了很多标语,比如“坚定不移的疏解非首都职能”等,这里有几个较大的商场,很明显采取的是承包制,经营的以女式服装为主。在调查中,我们发现,很多商家还在招聘服装导购。当问及搬迁问题时,大多数人避讳很深,没有太多访谈材料。不过,从一些商家的清仓情况来看,这里可能确实会去搬迁。

累,并快乐着
连续几天的走访,让小组部分成员变成了黑炭头。这份用汗水获得的采访报告,字字都觉得晶莹剔透。不过,这只是这次实践的部分内容,接下来,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文献综述。作为一份社会科学的调查,如果得不到理论上的升华,就无法得到解决问题的方案。接下来,小组成员将以社会治理,城市职能分工等板块为核心,细心的研读相关理论,希望能更加理性的看待这个问题。
满满的收获,让人感到这个夏天不再空洞,不再乏味。青春,总是因为收获而精彩,我们也相信,脚下的这片古老的土地,也将在未来显得更加精彩,更加富有活力。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
法天法地    弘道弘仁


推荐租房
推荐二手房